全国服务热线:

13777790051

红木家具为什么要做漆?

2019-08-26 09:38:31 16

正确的说应该是擦漆,上生漆,打蜡,所谓南漆北蜡。

我们都知道制作一件红木家具成品的过程是十分繁复的,每一个环节每一道工序都必须小心谨慎,因为任何一道工序出差错,都会影响到整个成品,从而使其各方面的价值受损。      

制作红木家具的最后一道程序是红木家具表面的处理——上漆或者打蜡。但是由于一些不法商家为节省成本,他们会利用上漆或者打蜡来掩盖白皮,以次充好、以假乱真去欺骗消费者。所以一个新的理念就随之而显——买红木家具要买“白茬”的。“白茬”是指组装的红木家具在打磨后不在表面上作任何处理:不上色、补漂色、不上漆、不大蜡等。但是,红木家具白茬真的好吗?或者换个说法,红木家具为什么进行上漆、打蜡呢?

红木界中有句话是“南漆北蜡”,意思就是说在北方,红木家具通常打蜡,而在南方,则是选择使用上漆。不管是上漆还是打蜡,对于红木家具来说,它们不仅仅是起到美化作用,更是一层保护膜。上漆和打蜡后的红木家具,光泽度好,色彩鲜亮,手感更为平顺柔滑,大大地提升了家具的形象美和色彩美,同时还能有效防止其开裂变形,延长了红木家具的使用寿命。

生漆是什么?

    生漆(天然漆),俗称“土漆”,又称“国漆“或“大漆”。生漆是从膝树上采割的乳白色胶状液体,一旦接触空气后转为褐色,数小时后表面凝固硬化而生成漆皮。

生漆工艺是中国传统家具工艺中对木质家具进行保养与美化的一种手段。从天然漆树中采割生漆,对家具进行上漆的操作,保留木质天然木色与自然纹路。生漆工艺是一种绿色天然的制木技艺,对环境污染小,对人体危害小,同时也是一种比较耗时耗力的古老技艺。

东阳红木家具

生漆是怎么来的?

    说到生漆怎么来的,就要追溯生漆的历史,红木家具“生漆工艺”源远流长。

    据文字记载,春秋战国时期就已发展种植漆树与用漆技术。《诗经鄘风》中载有:“定之方中,作于楚宫,揆之以曰,作于楚室,树之榛、栗、桐、梓、漆”。可见先秦时代,漆树就已是我国常见的栽培经济树种。

而在使用上,从已发现的古物中,我们也见到了不少先民早期使用生漆的例证,据考证,在浙江省余姚县河姆渡村新石器时代遗址第三文化层中,出土了一件漆木碗,这是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漆器,距今已有7000余年了。

东阳红木家具

   此后从商周时期至南北朝,擦漆家具一直是中国家具的主流。商周时期的漆箱、漆案、漆几等都非常精美。汉代,漆饰彩绘更是木质家具的主要特征。唐代金漆镶嵌、彩绘等工艺被广泛应用于大件家具。宋代帝后画像中的椅子就有彩漆描绘的花纹。

明清时代是我国古典家具发展的黄金时期。红木家具作为中国传统家具工艺的典型继承者,自然也传承了生漆这一经典传统工艺。当时的漆饰工艺十分发达,能工巧匠辈出,擦漆工艺达到了很高水平。民间漆饰比较简朴,宫廷则讲究华丽,朱红色在明代家具的漆饰中是很重要的色彩,它表达了中华民族讲究吉祥、旺盛的心理。相对而言,当时的文人雅士都比较喜爱这类家具。

东阳红木家具


红木家具擦生漆的好处

    一、天然环保。生漆是一种天然漆,它是从膝树上采割的乳白色胶状液休,由于本身就源于植物,所以它与木质的亲和力非常强,可以渗透到木质的深处去。同时由于它的天然性,所以没有污染,安全环保,不伤害人体。

    二、生漆漆膜光亮,色泽耐久,保光性能特优,因而具有经久,不会变色,不易污染,不怕虫蛀和不受温度影响等优势。红木家具作为高档、贵重的木质家具,它比一般的普遍木质家具对涂料有较高的要求,涂饰工艺也较为复杂,其通常使用生漆工艺来处理家具表面。红木家具擦漆的过程中,一层层将生漆打磨揩进木制品表面的毛孔内与木坯混为一体,不但保护功能更胜一筹,且可防腐蚀、耐酸碱、耐高温、防火,而且随着使用年代久远会越来越光滑。

    三、生漆的通透性好,会将木材的纹理和毛孔更加逼真的表现出来,更加展现了材质的天然美丽。擦过漆的红木家具必须拿到漆房中去。漆房很特别,既要有温度又要有湿度。因为在这样的条件下漆才容易干。家具阴干以后拿到外面来,用细砂纸打磨,打掉浮漆后,再擦上一层漆,然后再进入漆房阴干。这样反复10-15次。经过多次反复,以保证漆液能够很好地渗透到木质中去,而不是仅仅附着在木质表面。


 

 器是中国古代在化学工艺及工艺美术方面的重要发明。它一般髹朱饰黑,或髹黑饰朱,以优美的图案在器物表面构成一个绮丽的彩色世界。从新石器时代起,中国人就认识了漆的性能并用以制器。它发源于新石器时代,历经商周直至明清,工艺不断发展,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漆画之美,在于其独特的材料与工艺。或素朴,或璀璨,或闪光,或亚光的质材,嵌贴出若即若离,似又不似的优美画面。凹凸无秩的漆面,若施以屑粉,填以彩漆,又可以形成虚实相间,出奇制胜的图像效果。描漆似工笔之美,画漆似重彩之美,刻漆似版画之美,堆漆似浮雕之美,刮漆似油画之美,泼漆似水彩画之美。它可以如浮雕压缩块面,也可以如镶嵌画分块装饰,更可以与油画相较厚重感之短长。既可纵横挥洒,泼金如水,也可双勾重彩,绵密绚丽,又可淡擦干敷,雅致清逸。

 




(文章来源于溥艺红木网络整理,若有侵权,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删除)

东阳红木家具

电话咨询
产品中心
加盟合作
QQ客服